Tag Archives: 婚姻生活

To rest is to walk further 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

《家人》

今天,2月28日,2月的最后一天,是我流产后在家休息一个月的最后一天,明天开始,我要开始工作了。

在这一个月,除了在家卧床,多休息,也让我有比较多的时间去倍家人,也让我思考了很多事。在这之前,因为工作,家庭比较忙碌,所以有一阵子都不在写心情日记(部落格)了,而在这个月里,因为时常阅读,常思考,当心里开始想要表达想法时,我又开始坐在电脑前,开始打起字来…  我发觉自从我开始修音乐教育系后,我比以前更喜欢书写了。

写,需要时间去思考,在思考的当儿,你能更清楚的了解你的心情,想法,烦恼,透过这个方法能引导你更好的去抒发还有解决内心的感受和情怀,是一种自我调剂的好方法。

在这个月里,我问了自己,是不是自己太忙了,没有好好休息呢?从早上带孩子上学,回到家做饭,家务,中午开始教课,晚上准备晚饭,教孩子温书,之后才有自己的时间练琴和读书。这样充实的安排已变成了我每一天的生活习惯,虽然偶尔会放松,和朋友去喝茶聊天,和先生去约会,但是心情好像一直都是很紧绷。我和先生分享了这一切,他说可能我自己没有察觉到我太忙了,心情紧张,是时候让自己好好休息了。

这是一个会让很多全职妈妈困扰的问题,就是工作和家庭的平衡。我热音乐和教课,所以我喜欢我的工作,但是工作量开始变得繁重了,为了要配合家长们不同的要求,重责任感的我会开始感到压力。每天都在教课,时间不规定,所以都不能好好的倍家人。

汉堡哥正处于在幼儿学习的最佳年龄,能够花时间好好的教导,栽培他是很好的,如果错过了这段与他一起成长学习的过程,是很可惜的。所以,我开始想要改变,或许不要每天都教课,减少目前的学生量,还有,把我的学业课程挪后完成,先把重心先放在家庭上。虽然不上课,但还是可以继续自修,多听音乐,多读书,充实自己。

休息,我需要休息,每天必须尽量在12点前睡觉,让自己有7-8的小时的睡眠时间。在这个月里,因为我可以好好的休息,我发觉自己的精神注意力变好,身体也恢复的好多了,心情也比较放松。长话短说,就是生活作息要正常,因为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

俗话说,“鱼与熊掌,不能兼得。”,有些时候,家庭和工作不能两全其美,因为我们可能正处于人生的不同阶段,必须做出适当的决定。最重要的是,我想做个身体和心灵健康的妈妈,才能发光发亮,照亮我家!(^_^)

I had a miscarriage 流产记

人的一辈子可能会经历很多事情, 有些经历像是过眼云烟,会随着时间慢慢淡去,有些经历而是刻骨铭心,会残留在脑海里,久久不能散去。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流产这件事会发生在我身上,当我还来不及感受到我怀孕的喜悦时,他就这样离开了。这样的经验,让我感觉到了英文词句里说的 “emotional roller coaster”,心情起伏犹如乘坐云霄飞车一样,真是终身难忘。

那天刚好是我怀孕第6周,我如往常一样,到学生家为他们上课,就在吃完午饭后,我感觉到了自己好像不对劲… 好像在出血了。当时的我不能马上确定,就到了附近的百货公司里的洗手间检查,结果是真的在流血了。

我感到好害怕, 好害怕… 因为在怀汉堡哥时,完全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这是怎么回事?我马上拨了电话给先生,他正在开会,也被我吓了一跳,但是我们都互相安抚着对方,一定要保持冷静,一定会没事的。他要我赶紧到妇科检查,他开完会了,会赶过来找我。

我一个人走到了的士站,遇上了长长的人龙也在等的士,我的心开始慌了,时间变成了我最大的敌人,我不敢往坏处想,手一直抚摸着肚子,心里默默的告诉小宝贝一定要乖,不要离开妈妈,要和妈妈在一起。我没时间慢慢的排队了,就拿起电话开始传呼的士,但是又遇上了繁忙时段,根本都叫不到的士啊… 这真是急死人了!这时的我心里不停的祈祷,就让我遇上一辆吧,神啊,请你帮帮我。我心里好急,好急,就开始走到了大马路口,就在这时,一辆的士看见了我挥挥手,会停下来了。

上了车后,我告诉司机先生说我有很紧急的事,请他马上送我去医院。在车上的20分钟,分分秒秒都很难熬,我的手脚开始因害怕而变得冰冷,但是我拼命的告诉自己要镇定!

到了医院,医生开始为我做检查,照了超声波,我的心跳得很厉害,我真的好害怕… 医生终于开口了,他说胎芽没形成好,母体对胎芽发出了“免疫性排斥”,造成早起妊娠流产。他的意思是说我流产了,需要进行手术把残余的血块和胎盘清理干净… 这时,我的眼泪再也把持不住了,伤心的泪水汹涌流出,心口像被撕开了一样,好疼,好疼…

丈夫紧紧的我着我的手,安慰我说,“It’s okay, dear… we can always try again,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you’re all right.” 我一直保持沉默,只想静静的度过这一切。

我们马上办了入院手续,我被推进了手术室,手术台上的大灯照着我时,泪水又情不自禁的开始流了… 护士们帮我轻轻擦泪,还一直安慰我,说很快又会再有宝宝的,别伤心了。我开始被贴上心电仪,血压仪器,接着注入麻醉剂,一会儿就感觉到手发麻了,护士给了我氧气罩吸一下后,我就不省人事了。

双眼一张开,我看见四周还是白色的,我顿时有种错觉,我来到了什么地方,这是哪里,当我还在慢慢清醒着时,护士们正把我推去我的病房,我看见了我的丈夫,他好像安心多了。我告诉他,我们不要伤心了,我会没事的。我让他回家接儿子休息,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不想接见任何访客,我向他保证我不会一直哭,也不会胡思乱想的。

一个人在医院里的夜晚,我没有哭,只是不断的告诉自己,人生不可能事事顺利,每样事情的发生一定有它要我们学习的道理。我想起了音乐之父,巴哈(J.S.Bach) 的一生中,一直被贫穷和死亡纠缠,从九岁起就因父母的相继离去而感受到死亡的阴郁,身为人父后,又亲眼看见自己的11个孩子在幼小时死去。莫扎特 (W.A.Mozart) 的父亲有7个孩子,但有5个都过早夭折,只有莫扎特和他的姐姐,安娜顺利的长大成人。 现代的生活条件良好,医学发达,我们和古代的人相比,真的幸运很多,很多了。我告诉自己不该为了这件事而太伤心,反而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就这样,护士们每三个小时替我量血压,问我感觉如何,有没有感到不适等。第二天清早,医生来检查后,说我能出院了。他让我休息一个星期,还要我尽量多休息。丈夫带了一束向日葵来接我出院,我告诉他我好多了,不要担心。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都一直在休息, 丈夫替我准备了小月子餐, 因为华人认为流产后,也应该好好的补血,调理好身体,妈妈才会快一点康复,健康。这段期间,亲戚朋友们也送上了补品,和祝福。我真的要谢谢你们…

后记:

两个星期后,我回医院复诊了,医生说一切恢复的很好,流产后接下来的6个月是受孕的黄金期,他说我们可以把握这个机会再有宝宝。我听了很开心,但是一切还是顺其自然,随缘就好。^_^

5th Wedding Anniversary 重温幸福

时间真的过的好快,好快!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年了,这是我们在一年前的10月6日所拍摄的结婚5周年纪念相册…  其实,我们也没想过会有那么难的的机会,让我们的好友在旅行中帮我们拍摄这相册的,真的是要感谢他们,要感恩!

现在,当我们在重温这些照片时,都感到这是回忆里最美的一篇… 人的一生总是要做些疯狂的事吧!

Continue reading

Togetherness 在一起!

她和他是我的终身伴侣… 除了爱孩子,也要更爱他(她)!

不久前就在一本生活杂志上看到周初明和他的太太分享他们如何维持婚姻幸福的秘诀。

我读完后也很有感想,也让我想起了我刚生宝宝的第一年里,我们的婚姻也有过一段比较“黑暗”的日子… 那时我们都初为人父母,有喜悦兴奋,也有紧张焦虑, 心情都会被宝宝的喜怒所牵动的。那时,我在全喂母乳,晚上不能睡好,又不能放弃工作教课,加上我们不请女佣(因为都我们不习惯有外人在家),所以生活上还真是有点紧张。还有,有了宝宝后,我们必须去适应新的生活方式,忙着,忙着… 渐渐的就开始忽略了对方。(~_~;)

一直到我们的宝宝八个月大,当有一天我们聊天时,突然说到好像好久好久都没有一起约会,吃饭,看电影了。我也好像一个 “Obasan” (日语的大婶)好久都没为自己打扮了!所以那天,我们就请我们的父母把我们照顾宝宝,我们去好好看了一场电影。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我们却很珍惜着两人能够独处的时间,约会完后,心情果然分外轻松与甜蜜!

从那次起,我们都会好好沟通,然后再安排时间偶尔两人独自的出来一起吃饭,约会,让彼此的感情常保有火花!(^_^)

“ The simple ways couples can make time for each other:

  • Wake up earlier and have breakfast together.
  • Keep in touch at least once or twice a day via WhatsApp or SMS, just to say hello or send a hug or kiss.
  • Arrange to have lunch once or twice a week.
  • Surprise each other at the office with a tea-time treat.
  • Head out for a coffee or dessert when the kids are in bed.
  • Schedule a date night or a romantic retreat every two or three months.”

-周初明与太太的分享,摘自于某生活杂志。

Photos credited to Teck Meng and Meivis Low from Image garden Photography